扬州网 > 

一笔一刀 无言话沧桑

2020年06月 18日 08:05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瘦西湖御碑亭

扬州碑刻辑考

■朱明松

《扬州碑刻辑考》是第一本对扬州地区碑刻文物进行系统收集、整理和研究的专著。这些无言的碑刻,不但展现了扬州名胜古迹、市井乡野等历史风貌,也描绘了扬州的漕运畅通、商业繁荣等社会景象。

扬州园林肇始于西汉,兴盛于隋唐,成熟于宋元,鼎盛于明清,既有明清北郊湖上园林的水光山色,亦有城内私家园林的诗文酒会。扬州碑刻与扬州园林的建设相辅相成,密不可分,系文学艺术与园林风光的结合,俨然天开图画。

从天宁寺御码头沿湖上直至平山堂,画舫荡漾,楼阁掩映。扬州碑刻中有部分碑刻记述湖上园林的建设工程,如尹会一《重修平山堂碑》、汪时鸿《重修平山堂记碑》等。平山堂自宋欧阳修辟为游宴之所后,访古吟咏的贤士不绝如缕,留下了许多吟咏之作,如苏惟霖《游平山堂杂咏诗碑》、龚易图《平山堂和宋人韵诗碑》、郭庆藩《重九蜀冈登高诗碑》等。园有废兴,游有品赏,而意无止境。

城内私家园林中不乏宅园碑记,典籍中关于扬州园林碑记的记载不下百余篇,惜仅有个园记碑、刘庄记碑等少量碑刻存世。私家园林在营建时,往往植入文化元素,如何园于复道回廊嵌置王羲之、苏轼、颜真卿书法石刻,逸圃主人在宅第东花园内专设长廊嵌置名人书画石刻,刘庄主人于后花园廊壁嵌置《泼墨斋法帖》及董其昌扇面石刻等,盐商丁荩臣宅壁间嵌有张安保临书《西岳华山庙碑》,萃园内置刘树堂《双清堂帖》等等。不仅如此,有些盐商本身也是书画爱好者,如个园主人黄至筠即素工绘事,有拟宋人小品扇面石刻留其宅内,体现了扬州盐商亦商亦儒的文化传统。

自康熙二十三年(1684)到乾隆四十九年(1784)整整一个世纪中,康熙和乾隆各自六次南巡。南巡既是康乾盛世的旷古大典,也是清廷统治稳固的典型象征。扬州是皇帝南巡必经之地,留下了与扬州有关的大量诗文,曾被广泛刻石。康熙和乾隆都酷爱江南的文化景观,特别是乾隆,几乎遍访扬州的名胜景点,且留下大量吟咏扬州的诗篇。从现存的碑刻来看,康熙留有题灵隐寺诗碑,现存于大明寺平山堂;乾隆留有题莲性寺、香阜寺、平山堂、锦春园等诗碑十余方。

扬州碑刻记录了城市恢复与重建。咸丰兵火中,扬州众多的名胜古迹毁坏严重。其后,两淮盐运使司运用盐务的财力,近至天宁寺,远至平山堂,众多文物古迹重建于断垣残壁之上,保存了往昔的大致规模,不少碑刻即刻立于复建之时。还有一大批反映生产生活、抗灾应急、公共设施建设的碑刻,如《重浚保障河记碑》《重建扬州五亭桥记碑》《重修公道桥记碑》《江北运河复堤碑》《扬州蚕种场育种楼奠基碑》《重修救生港水闸奠基碑》等,均是展示城市建设的重要遗存。

碑刻文物是体现扬州国际化地位和对外文化交流的重要史料。鉴真从扬州东渡日本,其影响沿续至今。民国时期日本人高洲太助主持两淮稽核所事时,特请日本东方文化学院院长、文学博士常盘大定撰《古大明寺唐鉴真和尚遗址记碑》一文,立碑纪念。碑现存于扬州大明寺内,系现今国内发现的考证鉴真史迹最早的记载和物证。南宋以后直至元代,是扬州中外交流另一个重要历史时期。穆罕默德裔孙普哈丁在扬州建造仙鹤寺,最后埋骨运河边,一批阿拉伯文墓碑也相继发现,《重建阿拉伯人墓记事碑》《重修普哈丁墓记事碑》《捐修普哈丁墓园碑》以及《西域先贤普哈丁墓记碑》等,均是中阿交往的实证。


责任编辑:觅风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