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这套文集“别”在哪?

2020年06月 11日 14:10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今年是作家汪曾祺先生诞辰100周年。近日,由汪曾祺之子汪朗主编,汪曾祺家人及深知汪曾祺的作家、学者、编辑协同编选而成的《汪曾祺别集》由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

新编选的《汪曾祺别集》共20卷,约200万字,包含小说、散文、剧作、诗歌、书信等。每卷各有独立主题。其底本为初版本,参以手稿,美信俱备。目前已出版小说8卷,另有散文11卷、戏剧1卷计划于今年8月出版。

为什么叫“别集”呢?

汪曾祺作品资深编辑李建新说,《汉语大词典》对“别集”的解释是:经、史、子、集中集部的分目,同总集相对而言。即收录个人诗文的集子。还有一个重要且最关键的原因,因为“别集”这个名字,在当代出版中的重新出现,是由汪曾祺“发明”的。“上个世纪90年代,岳麓书社想出版一套与一般的选集不太一样的沈从文作品,沈先生的家人与吉首大学沈从文研究室合作,编了一套二十本小书。作为沈从文最好的学生,汪曾祺先生建议这套书叫‘沈从文别集’。事实与口碑证明,《沈从文别集》是迄今为止最适合一般人阅读的版本。”

在汪朗看来,《汪曾祺别集》有“别”于“他集”的地方有几点:一是文字总量。别集计划出二十本,约二百万字。比起市面上常见的汪曾祺作品选集字数要多出不少,收录小说、散文、文学评论、剧本、书信等各种体裁作品,可以比较全面地反映他的创作风格。汪朗说,这个版本的编者,改正了其他一些版本中的错误,文字上比较准确、干净,这是一套“干干净净的作品集”。二是编排。汪朗说,这套书在每一本的最前面,大都要刊登老头儿几篇与本书有点儿关联的文章,有书信,有序跋,还有他被打成“右派”下放劳动时写的思想汇报。“在正文之前添加这些 ‘零碎儿’,可以让读者从多个角度了解汪曾祺其文其人。”

和其他集子有啥不同?

“主要是体例上的区别,这完全是一套新编的集子,从每本书的书名到文章的组合,都体现了编者对汪曾祺先生作品的理解。”李建新说,贴合每本书所收的作品,附收若干访谈、序跋、书信、汇报材料等文字。每本书的编者也会写一篇短文放在书后,交代编选意图或者谈谈对作者、作品的理解。

哪些文章没有进入《别集》?选择的标准是什么?李建新说,《别集》既然是选集,肯定会有拿掉的文章。小说部分,没有进入的很少。因为早期小说只做一册,整本书字数有限制,就放弃了十几篇。散文部分,未入选的更多一些,拿掉了一些表态发言或者应酬类的文章;由别人记录的讲稿,部分内容是重复讲过好几次的,《别集》挑选了比较典型、比较精彩的篇目,其他的就不再选入。诗作、杂著、书信等,作为附属文字,只收了一部分,但所收书信的文字量也不算少。

《别集》里有《全集》没有收的文章吗?李建新说,《全集》肯定要讲求“全”,在这方面当然独占鳌头。但《汪曾祺别集》也收了极少量新发现的资料,将来《全集》也会增补进去。        本报综合

读汪小记

@桃小妖读书:最近一两年,我开始加大阅读量,买了汪曾祺的几本作品集,开始拜读,真的是越读越喜欢。汪曾祺的作品,大多是写于上世纪30年代至80年代,但是,今天读起来,竟没有任何违和感。他小说里写的那些事情,比如《鸡鸭名家》里讲的“炕鸡子”“赶鸭子”,《大淖记事》的打锡器、挑稻子,离我的生活很远,小时候没听说过,长大了没见过,但我仍然看得饶有兴趣,因为汪老先生写得太细腻、太鲜活、太栩栩如生,读起来眼睛都舍不得眨,生怕漏下任何细节。或许,这就是大作家的过人之处。不管时光怎么流逝,他们留下的作品却永远不会过时。

@清荷心怡:不少人爱上汪曾祺,是从“吃”开始的。简单的文字,默默咽了咽口水,有种治愈的感觉。他把世上最朴实的人间烟火,烙在纸上,让我们遇见真情,发现美好。读汪曾祺,喧闹的心静下来,生活的滋味透过一字一句溢出来,常常感慨,偶尔口水横流,也会“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责任编辑:觅风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