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秧田里唱火了的扬州民歌

2020年06月 14日 08:14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农民栽插水稻秧苗。 孟德龙 摄

农民在稻田里抛秧。 新华社发

在扬州民歌中,如果说还有一首秧歌号子,影响力和《拔根芦柴花》相提并论,那就是《撒趟子撩在外》。从音乐形态上讲,它与《拔根芦柴花》堪称“互补”的一对,《拔根芦柴花》是五声宫调式,它是五声微调式;《拔根芦柴花》轻盈活泼,它却舒缓悠扬。1981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亚洲民歌”。

一首更像山歌的秧歌号子

扬州著名音乐家戈弘介绍说,《撒趟子撩在外》旋律优美舒展,常常让人觉得它不像号子,更像山歌。记得在《中国民间歌曲集成·江苏卷》的审稿会上,有位外省的“特约编审”向他们“发难”说,《撒趟子撩在外》的旋律形态如此悠扬优美、舒展辽阔,怎么可能是“号子”呢?作为扬州地区参与“集成”工作的编委,戈弘不得不走下座位,模仿乡亲们边插秧边打号子的情景,才使得这位特约编审最终相信,《撒趟子撩在外》的确是劳动号子。

戈弘介绍,《撒趟子撩在外》作为栽秧号子,有着典型意义。从结构来看,它是标准的“一领众和”式两段体,全曲分上下两片,上片为“领”,俗称“号子头”,下片为“和”,俗称“吆号子”。领唱时,节拍相对比较自由,可以边插秧边打号子也可以停下手中活唱上两句,而“吆号子”则不同,她们是边插秧边打号子,因而节奏比较规整。在相对自由的领唱之后,紧接着声音宽厚的众人齐唱。音调铿锵,辽阔悠扬,田野上空清歌嘹亮,构成一派令人陶醉的水乡田园风光。

许多作曲家采用这首民歌

在扬州民歌中,如果说还有一首秧歌号子,影响力和《拔根芦柴花》相提并论,那就是《撒趟子撩在外》。从音乐形态上讲,它与《拔根芦柴花》堪称“互补”的一对,《拔根芦柴花》是五声宫调式,它是五声微调式;《拔根芦柴花》轻盈活泼,它却舒缓悠扬。1981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亚洲民歌”。

由于《撒趟子撩在外》的旋律特别优美,所以得到了许多关注民间音乐的作曲家的青睐。

二十世纪50年代,由著名电影明星谢德辉、周志俊、刘桐标、王琪、铁牛主演电影《布谷鸟又叫了》,江南的田野里,农业生产合作社青年突击队的姑娘小伙子们正热火朝天地开展劳动竞赛,其中的音乐就用《撒趟子撩在外》作素材。

60年代后,陆续有人以其为素材,编创过独奏、重奏等形式的器乐曲。进入70年代,《撒趟子撩在外》更多次“触电”,江苏人民广播电台的广播剧《郑板桥还乡》的主题曲即取材于它,该剧的作曲许晓明,从小在水乡长大,《撒趟子撩在外》等民间音乐在他的作曲中大量运用。

戈弘也曾多次以其为素材写过电视音乐,1995年曾荣获广电部星光奖的大型音乐艺术片《奶水·酒水·生命泉》亦以此曲贯穿主题。

因为《撒趙子撩在外》的独特艺术魅力,它在1981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亚洲民歌”。

2018年,由扬州报业传媒集团投拍的微电影《一根丝线》,主人公陆扬的爷爷奶奶因这首经典的扬州民歌情定终身。这部微电影最终获得了“联创科技”中国·扬州首届运河主题国际微电影展最佳摄影奖。

“撒趟子撩在外”来源哪里?

《撒趟子撩在外》的歌声优美,本地人喜爱,外乡人亦陶醉。于是,便有人问起了“撒趟子撩在外”是什么意思。

关于“撒趟子撩在外”命名的由来,上世纪50年代末,扬州专区文工团全体演职员在槐泗公社永盛大队劳动锻炼时,正赶上栽秧时节,“撒趟子”的歌声在田野间此伏彼起,清歌荡漾,令人陶醉。

当时,戈弘不仅进行过“田野作业”,记录过当时当地农民唱的谱,而且出于好奇,曾请教过所在的生产队队长:“撒趟子撩在外什么意思?”队长作了这样的解释:大田栽秧是分“趟”的,妇女们栽的秧都是由挑秧的男子将“秧把”分撒到“趟子”里的,妇女们手中的秧栽完了,可以随手从趟子里取秧继续栽。而挑秧的男子向趟子里抛秧把的时候,常常会寻开心地将秧把扬到靠近栽秧妇女身旁的地方,秧田里的水就会溅到栽秧人的身上。所以,打号子的要唱“撒趟子撩在外”,即抛秧把抛得远一点的意思。还有一种解释说 ,早先扬州乡下农妇所戴斗笠前沿有一垂脸的纱巾,谓之“纱囊子”,其作用是遮芳容。而到栽秧时,则将纱囊子“撩起来”。不过,戈弘认为此说更勉强, 按其理由应唱“纱囊子撩起来”,为何却唱作“撩在外”呢?

记者 王鑫

撒趟子撩在外新

“撒趟子撩在外”究竟为何义?扬州文化研究会会长赵昌智曾撰文探讨,收录于《扬州文化研究论丛》中。

《北湖小志》记载了一件异事:乾隆乙已年(1785),大旱,湖水涸竭,庄稼颗粒无收,老百姓挖猪荸荠 打成粉末吃,赖以存活。猪荸荠就是三棱根,生长在湖滩圩田中。高邮贾良璧有《三棱赋》云:“三棱者,农夫所谓撒浪者也。田中见之,则五谷不生 。己未之秋,邮氏大饥,有阖户自经者。忽老妪令食此物,遂家传户晓,赖以全活者数万。”

据焦循考证,湖中三棱有两种,一是猪荸荠,一是草子。所谓广陵草葛者,系草子所织,草子又有家、野之分。家者,茎高五六尺,枝叶皆以三为率。三月种,生长到一定时候,再拔起移栽到大田,有点像插秧 。秋天把草子割下来,用草木灰沤在坑中,沤熟了,以刀刮去脏物,剖之。其表皮用于绞绳索,其内晒干成丝,可纺纱织布,谓之草布,再用硫磺熏成白色,以制夏衣,胜过夏葛。只是洗久则黑 ,经湿易朽。野生的只可绞绳,不可织布。

特地请教了两位长期分管农业且熟悉当地情况的专家,他们也说,过去稻田里要拔“撒浪子”即三棱草,否则秧长不起来。只是没有听说过根可食,皮可绞绳、织布。

据此可推测,在早先栽秧时,会发现有“撒浪子”夹在秧苗内,于是栽秧的妇女们便提醒拔秧的、挑秧的要把“撒浪子”撩在外,如果是猪荸荠,插到另外地方可防荒年;如果是草子,移栽了可作织布或作绞绳之用,但万万不可留在稻田里,那会欺苗毁秧的 。或许,民歌中还有一些一语双关,只可意会而不可明言的内涵在。只是,随着社会的进步,草布渐渐不用了,猪荸荠也没人吃了,“撒浪子”退出了人们的视野,只剩下民歌的曲调了 。

戈弘先生讲,其实“撒趟子”也好,“纱囊子”也罢,这句词只是衬词,衬词同整个歌曲要表达的内容并无多少实在联系。中国民歌中,这种“题”不对“文”的现象是屡见不鲜的。


责任编辑:觅风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