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充满悲悯情怀的小说——读汤成难小说《摩天轮》悦读记

2020年05月 28日 10:23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古城西侧出现一座摩天轮,属于历史进入新世纪的城市标志。孩子关注它,它是乐园;情侣关注它,它是港湾。至于白发人,像我这样,便不太关心了。意外的是,作家汤成难,一位娇小玲珑而又独立特行的女子,写了一则关于摩天轮的故事,使许多人震动,也震动了白发人。捧着刊物读了一遍,读到第三遍,算是明白了一点。

女主人公没有名姓,只好叫“她”。她服务于一座高楼,地点在地下室。她着高跟鞋,口红早已不抹了;她上下班骑踏板车,风风雨雨中骑了多年。她的居所就在摩天轮附近,但她一次也没有上过摩天轮。于是,我们便明白,这是一位打工妹,有年头了,一个走出青春而又留恋青春的职业女性;一个缺少欢乐、缺少浪漫的身心疲惫的女人。作家的新作与旧作一样,弥漫着当今的时代弱势人物的淡淡的忧伤。一个孤独的多梦的女人,彷徨于寒风萧瑟大雪将至的冬夜街头,故事便慢慢展开了。

疲惫的忧伤的女人忽发奇想,她要在这样一个凄凉的冬夜里升上天空,实现许多年来无力实现的梦想,上天,上摩天轮!没有人陪伴,没有人保护,她全然不顾,艰难的人生经历形成了她孤独的性格。我们不知道她的种种,这是作家刻意的选择。作家前期的作品,主人公多名彩虹、秀英、李诚、大华,到了运笔纯熟的阶段,便淡化背景,淡化情节,淡化人物的种种,腾出叙述空间来掘进人物的内心世界,渲染那一抹弱势人物的淡淡的忧伤。

进入空中,视觉、听觉所及,她的感觉是光陆离奇的。高楼、大道、绿荫、灯火,旋转着,变幻着,熟悉而又陌生。眼前,在这一片繁华的物象中渐渐涌出了一片迷雾,迷雾中又时隐时现了女孩的手,绿色出租车,泛黄的司机手套,走向衰老的男人的白眉……一个病孩,一个劳累的劳动者……记忆的碎片为读者凑成一幅模糊的拼图:她有过亲人,有过温暖的家,有过美丽的憧憬。然而这一切,消失了,在迷雾中永远消失了。她被这个世界留下来了,幸运呢?还是不幸?细节,细节呢?作家没有叙述,也不必叙述,用读者的想象去补充吧。一年,两年,这么多年,她终于挺过来了。

她的忧伤源于她的不幸,她的不幸又似乎源于偶然。其实,许多偶然出于必然。她和她的家庭生活在一个竞争剧烈的年代,弱势与强势的变化是经常的。竞争的胜利需要知识与技能,需要智商与意志,需要素质,需要机会。缺乏这些,不幸会常常光临,不能简单地归咎于命运。于是,小说进入高潮,她悟到了什么,她在这样一个色彩绚丽、生机勃勃的现代城市氛围中,泪水夺眶而出。她是一个能够忍受苦难不轻易落泪的坚强的女人,现在,任凭泪水在脸颊上川行。

于是,闪耀于读者脑海的,是一个女人的忧伤的面庞,是她的泪水。我们曾经在文学作品中读到祥林嫂的泪水,读到过鲁妈的泪水。只是,登上摩天轮的这个女人的泪水,和前代女人相同又不相同。她的泪水不是绝望的泪水。在今天这个时代,她失去了很多,她想得到的没有得到,她是不幸者;但是,她依靠自己的坚强,她还是得到了在繁华世界的立身之地,拥有自己的事业,拥有自己的踏板车、高跟鞋,拥有自己的生活。当然,也拥有泪水。这个世界似乎并不多情,但是,这个世界也没有辜负了她。

读完小说,罢卷深思,我很欣赏小说这样的结尾:“眼前逐渐明亮了,黑暗慢慢地被银白替代。”我为女作家鼓掌,她的怀有悲悯情怀的小说有了这样的亮色。亮色是一盏小小的灯火,我们的作家在为摩天轮前的女人指引着前行的道路。

■丁家桐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