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汪曾祺的丹青世界 从书画“视角”品读百年汪老

2020年05月 28日 10:22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我的家乡在高邮

水鸟

海棠

水仙花

荷花蜻蜓

资料图片

编者按

今年,汪曾祺诞辰100周年,“百年汪老”书画展正在先生故乡高邮市博物馆举行。

汪曾祺,杰出的小说家、戏剧家、散文家,亦是优秀的书画家。用心品读,能品读出他的内心世界、道德修养和审美情趣,得到其思想情感的润泽。

今天,“文化+”周刊,让我们从书画这一视角,走进汪曾祺的世界。

汪曾祺先生是全国著名的小说家、散文家、戏剧家、书画家。今年3月5日是先生百岁诞辰纪念日。5月18日“百年汪老”书画展在高邮市博物馆启动,展出先生的百幅书画作品。展品个性鲜明,才气横溢,妙趣横生。

——先生的书画是文人书画,摒弃一切矫态做作,且雅俗共赏

汪曾祺先生是一位大文人,他的书画自然是文人书画。

所谓文人书画,即在字里行间的一竖一撇、所画的一花一草、一树一木、一果一蔬、一人一物中均流淌着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的气息,摒弃一切矫态做作,且雅俗共赏。

他是一位平民文学家、平民书画家,他的作品要给人间“送小温”,要“有益于世道人心”。他对家乡充满了深情,爱家乡的水、家乡的人、家乡的物。书法《我的家乡在高邮》,是为高邮市专写的歌词,共两段,第一段行距较大,第二段篇幅只占上一段的一半,字迹随心随意,潇洒自如,清代大书家包世臣说:写一字,上下、左右皆是字也;写一行字,上下、左右相互顾盼,字字、行行皆有情也。另两幅《应小爷命书》《旧作宿桃花源》,又是一种随心自然的美。

汪曾祺先生书画的童子功很扎实。

自幼学《多宝塔》,第五小学四年级教语文的王老师就精心教他习字。小学毕业后的暑假,三姑爹孙石君(两江师范学堂毕业,曾任高邮初级师范校长)专请饱学之士韦鹤琴先生教他读桐城派方苞、姚鼐的文章,同时练习书法,汪曾祺后来回忆,韦先生的教授为他打下了坚实的古文、书法基础。后在高邮中学读初中时,教美术的张老师对他的书法长进也很有裨益。

我曾经见过十几封汪曾祺在西南联大读书时给他的朋友写的信,一律用毛笔书写,其风格与后来年长时有异,字迹较工整,清秀端雅,从中可以看到钟、王、颜、柳、苏、黄的影子,他是学习名家,为我所用啊!展出的书法作品,真、草、隶、篆均有,行草较多,行草似乎更合他的个性。

汪曾祺作画也有童子功。他的父亲汪谈如先生就是一位画家,童年时先生就跟着父亲学画,花鸟虫鱼都画,父子关系极好,七八岁时就跟父亲谈书议画论道,“多年父子成兄弟”啊。

——充满着“趣”的灵魂,有情趣、风趣、乐趣、雅趣,有时还有野趣

汪曾祺的画大幅不多,小品不少,内容丰富多彩,有柳树、桃花、牡丹、兰花、凌霄、荷花、紫藤等。有一幅画,一红色荷花骨朵直立,一蜻蜓在花骨朵之上,似欲亲吻,无题,无款,神态自然、逼真,笔墨极简,含意颇丰,让人观后可凭各自的学历、阅历、经历展开想象的翅膀,纵横驰骋,各获其益。有的画的题词别具一格,发人深省,如在一幅“凌霄”图上题道:“凌霄不附树,独立自凌霄。”人生要学凌霄,要自立,岂能攀龙附凤;在画两枝白牡丹的画上题道:玉茗堂前朝复暮,伤心话续牡丹亭。

《牡丹亭》是明代戏剧家汤显祖的著名剧本。是写南安太守杜宝之女杜丽娘于牡丹亭梦见书生柳梦梅醒后相思致病而亡,后杜丽娘复生终与梦梅结为伉俪的爱情故事。《牡丹亭》的思想、艺术水平都高于汤显祖的其他作品,谁来续呢?先生的题画,既有画龙点睛之妙,又有启人深思之意,他的书画也是诗啊,他自称是抒情的人道主义者。

汪曾祺的书画作品都重情趣。先生对家乡的水、家乡的一草一木、特产方物,挑夫走卒、平民百姓都充满了真情,其核心是爱。他在生活中,作品中还充溢着趣。

明代的袁宏道说:“世人所难得者唯趣,趣如山上之色、山中之昧(奥妙、诀窍)、花中之光、女中之态,虽善读者不能下一语,唯会心者知之。”梁启超深悟其道,他说过:人的生活倘若无趣,就如同生活在荒漠之中。

汪曾祺先生的灵魂是充满着“趣”的灵魂,有情趣、风趣、乐趣、雅趣,有时还有野趣。汪曾祺的画作,初看起来似乎是随意,其实这随意是精心构思后的随意,他往往是随兴、随心、随意、随笔,兴之所到,心之所到,意之所至,笔之所至,在兴、心、意、笔中蕴含着思想、情感,因而产生了气韵。潇洒风流谓之韵,画变奇穷谓之趣。

——领略了情、趣、美,倘再咀嚼,便觉有味,而且其味无穷

汪曾祺的书画作品也讲究技巧,其画作对于“水”的恰如其分的把握运用给作品更增添了自然的韵味。先生的书画,在讲技巧的基础上更重视心态,无意有佳,碰巧有常,给生活中添个乐子而已。别人观后也乐了,先生就更乐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先生说过,“自家顺眼的”都是佳作,先生的“顺眼”就是美,美是人们生活的最高境界。先生说:“美是任何时候都需要的,是医治民族创伤,提高青年品德的一个重要举措”。

有人说先生是唯美主义者,有道理。先生的书画作品观后,的确看上去顺眼,看后舒心,舒心即是心灵得到了洗礼,使人感情发达,以达完美之域。参观了先生的书画作品后,领略了情、趣、美,倘再咀嚼,便觉有味,而且其味无穷。

一九九一年小雪初晴后,先生写了一首诗:我有一好处,平生不整人,写作颇勤快,人间送小温。或时有佳兴,伸纸画芳春。草花随目见,鱼鸟略似真。唯求俗可耐,岂计故为新。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君若亦欢喜,持归尽一樽。在参观“百年汪老”书画展后,真的,我与几位朋友多喝了一杯酒。

朱延庆 撰稿

(汪曾祺书画作品图片由高邮市博物馆提供)

图片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