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扬州90后“新秀编剧”吉国瑞“火”出圈了

2020年04月 26日 08:10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姓名: 吉国瑞  职业:编剧  代表作:《古兵器大揭秘》《从秦始皇到汉武帝》《历史那些事》等

2018年,“稳中带皮”的历史文化纪录片《历史那些事》刷屏网络。作为编剧,吉国瑞很在意观众的反响。首集刚一上线,B站粉丝给出了9.7分的高分好评。吉国瑞忐忑的心稍稍放下了一些,“证明硬核、谐趣、新奇的历史纪录片,也能得到观众认同!”

近日,记者对吉国瑞进行专访,听他讲述近年来的创作故事。

扬州90后“新秀编剧”

吉国瑞“火”出圈了。

作为主创人员之一,吉国瑞化身B站up主,现身《历史那些事》“小课堂直播”,和粉丝亲密互动。有人说,文案撰写者在一顿饭的工夫里,趣谈历史,哲思人生。通过这部打破了圈子的实验性纪录片,吉国瑞也被安上了“鬼才编剧”“神仙编剧”的名号。

在网络上搜索吉国瑞,多是《历史那些事》的相关报道。其实,在此之前,他已经参与过多部作品的创作。

得益于毕业前在《舌尖上的中国》第一季团队实习的经历,2013年大学毕业后,吉国瑞再次前往北京,加入国内一著名纪录片导演的团队,开启了他的创作生涯。

这位90后纪录片撰稿人参与了《古兵器大揭秘》《从秦始皇到汉武帝》等央视纪录片的创作,还陆续主笔《祖脉天水》《土司王城》《西夏王陵》等多部在央视十套《探索发现》栏目播出的纪录片。

与聚光灯下的导演和演员相比,幕后的编剧要低调得多。他透露,当时虽然已经有多部作品,自己仍然像很多编剧那样,需要承受很大的经济压力。

吉国瑞说,激情也曾在日复一日和循规蹈矩的生活节奏里被磨平。“当时在北京,最头疼的事就是要用微薄的薪酬租到理想的房子。”几年内,从筒子楼到地下室、再到被分隔成13个隔间的群租房……住过没有空调、没有WiFi、没有热水器,就连厕所都没有灯的地方。

以前做纪录片时,他常常发现史书上有很多生动、有趣的内容,却因为历史题材纪录片“宏大叙事”的要求,遗憾未能进入拍摄镜头。能不能把这些“边角料”搬上银幕,做出一个与众不同、受年轻人喜欢的片子,让更多人有兴趣去翻开历史书,更细致地了解鲜活的历史?2015年,吉国瑞和导演徐晋飞策划了类似题材的纪录片,可这样一个“另类”策划四处遭冷眼,没有投资,也没有平台看好。

2016年,吉国瑞选择转行,进入一家央媒,干起朝九晚五的工作。峰回路转,在尘封多时后,听说这一项目得到重新启动的机会,吉国瑞辞职加入主创团队,一心一意投入到新的创作中。

一年后,《历史那些事》在B站爆红,这是他来到北京五年之后。

厚积而薄发

从扬州到北京,从事业起步到获得同行认可,吉国瑞身上展现了一个年轻人的闯荡故事。

每个编剧都想要写出爆款,在吉国瑞看来,你永远不能指望“天上掉项目”,“一战成名”背后,其实更需要的是厚积薄发和笔耕不辍的努力,加上思考后的探索创新以及些许运气。

和每个爱好写作的人一样,吉国瑞从小喜欢读书。但和别的编剧不同的是,自称“死宅”的吉国瑞,兴趣爱好不是一般的广泛。“我可能没有那么高的电影艺术素养,却对诗词、历史、考古、地理、地方文化、野生动物、古生物、动漫、料理、特摄等领域或者小圈子文化涉猎较多,特别是特摄,谁能想到我一个快三十岁的人,还在追奥特曼和假面骑士。”作品中随处安插的“梗”,则来自于他逛贴吧、看弹幕时的积累以及对各种亚文化的认识和思考,只有这样,才能把各种有趣的史料和信手拈来的段子形成“最佳搭配”。

继担任热门纪录片《历史那些事》编剧以后,2019年,吉国瑞担任文史顾问和小剧场编剧的综艺节目《青春环游记》再上热搜榜,他还在节目中露脸,在王凯、林允、吴谨言等明星面前秀了一把神秘的“中古汉语”。

“人生中的不幸,是把兴趣当成事业,但如果成功了,那就是人生的大幸。”在尝遍了苦辣酸甜,经历了一言难尽,想要放弃却又咬紧牙关后,吉国瑞终于得到了认可。“有观众给我留言,说看了《历史那些事》之后,高考填报了历史专业,自己的作品能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别人的人生,这比什么荣誉都更让人欣慰。”

“历史是镜子,更是人生”,放眼未来,吉国瑞的眼里还有等他的灯塔和星辰。

专访

问:在把有趣的“梗”融入严肃的历史叙事中,有什么困难的地方吗?创作时有没有担心,这种对历史的另类解读方式或许会遭到非议。

答:其实也有一些疑虑,大部分人真的能接受这些形式吗?很高兴,大部分人看了成片都很喜欢,并且觉得有所收获。

问:对于年轻观众来说,你希望他们从纪录片中学到什么?

答:很多弹幕评论说,他们是老师推荐来看的,这让我突然觉得没有白忙。我希望更多人可以发现历史文化中有意思、有乐趣,跟我们没有什么距离的东西。历史就在我们身边,它跟我们并没有那么遥远。

问:扬州的成长经历对你来说有什么影响吗?

答:“生于斯,长于斯,歌哭于斯”(改编自朱自清先生的生于斯,死于斯,歌哭于斯),扬州是我一生眷念的地方。虽然高中毕业之后就一直处于“离乡”的状态,但我的骨子里是硬硬正正的扬州人。说到底,扬州的厚重底蕴、重视教育的传统,让我在故土的文化芳泽里浸润,并迈开脚步,也赋予了我一种历久弥坚的担当自信,我想,童年时校园里传唱的《夕歌》就是这种自信最好的证明。

还有国庆路的电烤鸡、老虎山的锅贴、随处可见的盐水老鹅,还有螺丝结顶巷子口的蒋家桥饺面,让我欢喜。要不是机缘巧合成了撰稿人,估计现在八成就在扬州开店当个体户吧。

问:现在还时常会回到扬州吗?

答:这些年因为工作的关系,回扬州的机会并不多。此前,借着拍摄《历史那些事》的机会,我们剧组来到扬州拍摄了部分外景,讲述了一个“君王忍把平陈业,只博雷塘数亩田”的隋朝兴衰故事。

今年春节,由于疫情影响,我在扬州呆了整整两个月,这堪称是大四以后,在家乡度过的“史上最漫长”假期。吃到了念念不忘的老鹅,也重走了不少扬州老街,比较遗憾的是,没能走访更多的盐商故宅,因为新的作品很有可能要写到清代的扬州盐商,我必须要为再写扬州故事积累更多的资料。

问:可以提前透露下,今年会有什么项目推出吗?

答:目前已经确定的工作是:由陕西人民出版社邀约的两本历史人物书籍,浙江卫视综艺《青春环游记》第二季,以及两部关于历史的纪录片和剧。还有年前与央视网就敲定了一款网络节目的合作,样片已经拍摄完成,这一节目有望在下半年推出。

记者 邱凌


责任编辑:觅风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