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一甲子的漆艺岁月 不负柏如二字

2020年02月 19日 08:02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赵如柏制作点螺漆砂砚(资料图片)

扫码观看扬州发布悼念大师视频

◀赵如柏领衔制作的红雕漆《江山神韵》

昨日上午,扬州工艺美术界一颗巨星陨落。亚太地区手工艺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国家级非遗扬州漆器髹饰技艺代表性传承人赵如柏因病去世,享年82岁。

在扬州漆艺的世界里,赵如柏无疑是一颗闪亮的明星,他将传统雕漆技艺融入楠木雕,创造性地恢复了失传近200年的漆砂砚制作工艺,60多年的漆艺生涯中,创造出了属于他个人以及扬州漆器髹饰技艺的辉煌。一代大师驾鹤西去,他的名字已深深地镌刻在扬州工艺美术史上。

叩开了漆艺世界的大门

赵如柏1939年出生在江苏洪泽县,他的家与洪泽湖隔着一道圩,十二三岁时,赵如柏开始帮着家里做起农活,放牛是他的“主业”。过了两年,在扬州工作的叔叔看孩子总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就把赵如柏带到了扬州。在叔叔的力荐下,赵如柏进入扬州漆器生产合作社当学徒。赵如柏一猛子扎进了漆艺的海洋,刻苦求学,开辟了自己在扬州漆器髹饰技艺上的独特道路。

赵如柏师从著名雕漆艺人梁国海,梁国海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批老艺人,被尊称为雕漆行业的“祖师爷”。“我师父做牡丹花叶子,让牡丹花叶子翻起来,谁都能够做这种翻起来的效果,但是让你放,你能放下来吗?放不下来,叶子翻起来以后你这个结构不对、点不对,这就是我师父的经典。”在师父的教导下,赵如柏对雕漆的感悟也越来越深。

后来,赵如柏又前往南京艺术学院深造3年,其个人对于艺术与技艺的把握,也日趋成熟,逐渐成为漆器厂的骨干力量。

恢复失传200年的漆砂砚

清咸丰前后失传的漆砂砚,一直都是扬州漆器艺人的遗憾。

1984年,漆器厂几位元老和赵如柏商量与楠木雕相结合,恢复漆砂砚,赵如柏一口就答应了下来。他埋头苦心钻研,几经尝试,失传200多年的漆砂砚重新回到了世人眼前。他又把红雕漆藏锋不露、光滑圆润的艺术特点融会于木雕的立雕、镂空雕、浮雕和薄雕工艺之中,使产品既有木雕的层次清楚,又有雕漆工艺精致圆润的特点,从而形成独特艺术风格。他的楠木雕作品被业内评价为“疏可走马,密不透风”,而他本人也被称为扬州雕漆和楠木雕技艺“双绝”。

1985年,赵如柏创作的《泰山揽胜》漆砂砚,运用浮雕、圆雕、透雕等多种技艺,雕出峰回路转、飞湍如挂,两棵汉柏虬枝纷披,拔地而起,盘桓而上,枝叶环抱出一泓深渊般的砚池,站在砚台前,如临泰山之境。两年后,《泰山揽胜》在日本展出时,售出了1.7亿日元的天价,当时折合人民币400多万元。

2002年,赵如柏领衔制作了红雕漆《江山神韵》五折屏,气势磅礴。特别是赵如柏负责的山头部分,主峰擎天,群峰叠翠。粗犷处山石块面如刀砍斧劈,荷叶皴、折叠皴、披麻皴,不同手法的巧妙运用,使山石淋漓生动,各具质感,而又不失古朴端庄、秀丽精巧。

一件件巧夺天工的作品接连问世,赵如柏顺理成章担起了扬州雕漆、楠木雕、漆砂砚技艺发展的重任,成为闪耀在扬州工艺美术界的一颗巨星。

一生不负“如柏”二字

82年的人生,赵如柏在技艺上登上顶峰,而其正直的为人、高尚的品格,也成为身边人以及子女尊崇的榜样。

扬州漆器厂原厂长南林余是赵如柏最好的朋友,他曾这样评价赵如柏:“他这个人性格直爽,办事铁板上钉钉,技术上精益求精。”

在赵如柏的儿子赵民眼中,赵如柏是个严父,“小时候别人欺负我们了,父亲首先要问,别人为什么欺负你?你是不是哪方面做得不对?”赵民创业时,赵如柏默默地把老房子卖了支持他。

对于女儿赵军来说,赵如柏是个可爱可敬的“老顽童”,“他是一个乐天派,我没感觉到有什么问题能够难倒他。他是一个纯粹的手艺人,每一件作品中都倾注了他的灵魂。”

昨日,听闻赵如柏驾鹤西去,扬州漆器厂办公室主任孙卫华表示沉痛悼念,她写道:“以前每次见到大师,一直有握手、鞠躬的见面仪式,然后是开心地大笑。年前去看他,他在病床上已不能下床了,但依然很乐观地和我谈笑了几句,还说年后再去看他,没想到却是永别!”

柏,木之有贞德者,百木之长也。身正为师、德高为范,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老技艺传承着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见证了一代代工匠们“倾一生、做一事”的风骨。赵如柏,82年岁月沉淀,一凿一刻间,成就最质朴也最震撼的大美,一甲子的漆艺岁月,终不负“如柏”二字。 记者 林倩雯

【记者手记】

我们为大师记录艺术人生

2018年,扬州发布视频团队与扬州市文化馆共同开展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抢救性记录工程,记录的第一个对象就是赵如柏大师。

记录工程繁重,需要完整记录、回顾赵大师的一生。彼时,赵大师已经被确诊为胃癌,子女孝心重,为了不给赵大师造成心理负担,一直瞒着他的病情。在我们记录的过程中,子女也时常嘱咐我们,一切以父亲的身体为重。

在长达半年的记录时间里,我们所有人都对这位和蔼可亲的爷爷敬爱有加。“赵大师,明天有空吗?我们可以来拍摄一会吗?”“来撒来撒!”赵大师每次都答应得干脆,末了,一定要加上他那标志性的笑声。那时,赵大师日渐消瘦,我们见一次,心也跟着疼一次。

2018年8月,赵大师八十大寿,子女操办得隆重,现场热闹得不得了。9月,赵大师回到洪泽湖,在老家再办一场寿宴,我们的视频团队也随赵大师同往。赵大师站在洪泽湖畔,将他当年登船上扬州的地点指给我们看,精神矍铄,两眼闪烁着光芒,似乎回到了自己十多岁的那年。

2018年底记录工程结束,我们也持续关心着赵大师的近况。2019年夏天,听闻赵大师病重住院,我们一行人立即赶往医院。躺在病床上的赵大师苍白而又瘦削,却一直笑着跟我们说:“没关系,感觉还好。”

昨日,赵大师与世长辞的消息,像一记长棍闷在了我们的心上,那个和蔼可亲的爷爷、那个代表着扬州漆器髹饰技艺的手工艺人,走了。看着曾经为赵大师拍下的照片、记录下的文字,往事历历在目,令人扼腕叹息。

如今,我们多想握着赵大师的手,对他说一句,“等你病好了,我们再去洪泽湖看看吧。”

可是,洪泽湖的水啊,再也等不到他了……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