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水焐子——老扬州讲述从前的“取暖神器”

2020年01月 08日 15:12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晨练 邹安生 摄

1月6日进入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二十三个节气小寒,标志一年中最寒冷的日子到来。空调、暖气、取暖器、电油汀、电热毯……有这些取暖的家用电器,寒冷根本不是问题。然而几十年前,甚至更早,人们是如何度过漫漫寒冬的?近日,记者采访了两位奶奶,听她们唠唠过去御寒取暖的故事。

最温暖的取暖器具

“30多年前一个年轻人递给我的水焐子”

被采访人:徐丽娟(74岁,家住南河下)

今年74岁的徐丽娟,祖籍山东,是那个年代极少的独生子女,父母对她很是宠爱,家中条件也说得过去。说起当时取暖的器具,她记得最清楚的就是炭火盆和铜脚炉。

“那个炭火盆里,搁着炭,放在里面烧红了,然后慢慢地散着热,家人或者前来串门的亲友,围着炭火盆取火。”徐丽娟回忆,当时她还会往盆里放点花生、瓜子烤着吃,特别有趣。

对于铜脚炉的印象,徐丽娟记得是铜制的,最上面的盖上有许多洞洞眼。“脚冷了就可以脱了鞋,把冻得失去了知觉的脚放在洞眼上焐焐,一会儿就热乎了。”

那时,母亲们为防止小孩冻手疼,就会做一只棉袖筒,让孩子套上手臂,两只手对搓着放进棉袖筒里取暖。“那时条件差,条件好的人出行才会戴手套。更别提小孩专门的手套了。”

徐丽娟记得,那时人们普遍生活条件不好。就说冬天的垫被,如今有席梦思、乳胶垫、羊毛垫等,当时大多数人家都是用稻草铺床。“稍微有钱的人家会在稻草上放一层薄薄的棉花胎,用破被单包一下,没有的直接放被单。”

在所有的取暖器具中,徐丽娟最感温暖和亲切的,要数橡胶水焐子。时间倒退至30多年前的正月初五。当时她才30多岁,慢性阑尾炎急性发作。“记得天气冷得出奇,当时医院里的取暖设备就是炭火炉子,炉子边上有一个可以通到外面的烟囱。”

在等待医生时,徐丽娟一直在不停地呕吐。外科、妇产科、消化科医生一起过来为她会诊,决定当晚就给她做手术。搁在现在,真的难以想象,寒冷的天气,冰冷的手术室,医生要为她开腹切阑尾。“躺在病床上的我止不住地颤抖。”

这时,一对小夫妻来到医院。妻子怀孕可能是妊娠反应,到医院输液。看到我呕吐得厉害,那位年轻丈夫,把妻子手中的水焐子拿过来,放入我的手心。那时,能用水焐子的人家还不多,就这样,我抱着那只水焐子,被抬上担架送入手术室。

徐丽娟说,事隔30多年,每次想到那个年轻人递给我的那只滚烫的水焐子,都感动不已。“我的胆囊已经穿孔,病情危急。无法想象,在当时虚弱的情况下,如果没有那只水焐子,我能不能挺过去!”

最辛酸的取暖器具

“盐水瓶被窝里炸掉湿透被子”

被采访人:张素英(69岁,家住宝应县城北大昌路)

新中国成立以后出生的张素英,因为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所以家庭条件并不宽裕。“我家虽在宝应县城,与农村人相比,生活也好不到哪里去。”讲到冬天取暖的东西,张素英记得家里只有一个炭火盆,主要给两个小哥哥和她用。“父亲、大姐、大哥都去工作忙挣钱,母亲在家操劳家务,就我们三个常闹着说身上冷。”

张素英说,那时的冬天比现在冷,还没到腊月,冰凌就挂到一尺长。孩子们也没有多少件抗寒的衣服,一个个冻得直喊“妈妈”。他们的母亲就把炭火盆搬到屋里,从灶膛里挖些锅灰,点燃,再撒上大糠。“有钱人家用的是炭火,烟气很小,而我们家用大糠烧的火盆,烟雾很大,呛得我们常常眼泪、鼻涕一大把。”

十三四岁时,张素英去绣花厂上班,无论是严寒还是酷暑,每天活计一大把,也就不惦记着身体有多冷了。直到她领到工资,张素央找医院的熟人要了一个2斤重的输液瓶。“我们那叫盐水瓶,冬天灌好热水放被子里,但经常会遇到盐水瓶到被窝里炸掉,被子、被褥都湿漉漉的。”

张素英还记得自己的母亲也特别怕冷,被窝里取暖,她会买一只南瓜状的瓦烫壶,睡觉前灌上热水放进被窝里。“可是瓦烫壶质量比较差,灌水的过程中也会炸裂,事隔多年,想到妈妈当时脸上无奈又舍不得的表情,真的很难受。”张素英说,过去人的日子真的挺难,想到自己的父母没能享受到如今的好生活,总会感到心酸。

或许总记挂着妈妈瓦烫壶,张素英结婚后,将家中老床上的铜管拆下来,贴了10多元钱,请人打了一只明亮亮的铜烫壶。“我特地缝了一只布套子,还特地加了绳子,绳口一拉,就把烫壶包紧了,既能取暖,又不会烫了脚。早上还可以用烫壶里的水刷牙洗脸。”

这只铜烫壶一直伴随着张素英过了40多年。“如今气温高了,又有空调、电热毯,很少用那只铜烫壶,有时会拿出来看看,就当作传家宝了。”张素英笑着说。

记者 张庆萍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