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考古记】被盗墓贼遗漏的一平米竟藏着千年“大秘密”

2019年02月 02日 07:53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考古人员正在现场发掘

十二生肖佣出土现场

蛇首人身俑

鸡首人身

展出中的猪首人身

2018年6月,天热,有雨。负责经九路道路施工工程的挖掘机在不远处轰鸣着,连日的阴雨天,给施工增加了不少麻烦。工地的这头,闫和几位考古队员正在对尚未施工的路段进行考古发掘。考古前置,是扬州建设工程项目的一贯做法。这里曾是一片小山岗,古人喜欢倚山长眠,扬州少山,丘陵已是最好的选择。

几个月以来,考古队员们在这附近已经发现了多处墓葬,但都被历朝历代的盗墓贼光顾过,大部分已被盗掘一空。所以,当闫最初看到那几块被雨水冲刷出来的墓砖时,并没有对它抱有太大的希望,“大概又被盗墓贼掏空了吧。”他这样想着。然而,考古工作的神奇,就在于不可预知性与伴随的惊喜……

建筑垃圾下可能藏着砖室墓

其实,在2018年初接到经九路动工通知时,考古工作就已经开始。这里曾是一片山岗,开路,并非易事,对于考古队员来说,还有比开路更为重要和困难的事情——他们要在施工前,探明地底是否有文化遗存。时间紧迫,扬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闫璘带着几位队员迅速就位,开始了这一区域的抢救性发掘工作。

这段长度不到1公里的施工道路,考古队员们跑了无数个来回。有山岗,则意味着可能出现重要的墓葬,但是,转眼间时间已经过去几个月了,考古工作仍旧收效甚微。淅淅沥沥的雨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工地上湿漉漉的,放眼望去,满是黄泥,施工进度和考古发掘都受到影响,“这里多数已经被盗墓贼光顾过,什么都不剩了。”闫璘看了一眼已经考古发掘完毕的区域,重型机械即将进场施工。

在经九路和纬三路交叉口附近,为了便于施工车辆及人员进出,留有一条狭窄的施工便道,上方堆满了碎石等建筑垃圾。考古队员们刚在这附近清理出了一座明代晚期墓葬,又是一无所获,队员们决定往北边再看看。突然,闫璘停下了脚步,他紧紧盯着碎石堆下的一块泥地。由于连日的雨水冲刷,这块土层颜色显现出了一点变化,再仔细一看,隐约露出了几块墓砖。

“等一下,这下面好像有个砖室墓。”闫璘叫住队员们。虽然有了新发现,但队员们似乎并没有感到兴奋。因为,仅从外部观察,这座砖室墓的规格并不大,并且损坏程度已经非常严重,“历朝历代都有人从这里取土,对这些墓室的破坏太大。”当时,几乎所有的队员都以为,这座砖室墓肯定和之前在此发掘出的墓葬一样,已经被破坏殆尽。但考古工作还要继续,虽然这块区域暂时未纳入经九路施工范围内,但还是赶紧将其清理出来为好,“大家都想抓紧时间把这里清理出来,尽量不影响建设工程施工进度。”

考古队日夜守护唐墓“一平米”

果然,这座砖室墓和队员们之前做出的判断一样,已经被严重破坏。虽然墓葬的范围还很清晰,但顶层和四周的墓墙都已经缺失,局部残存铺地砖。通过现场观察,这里也曾多次被盗墓贼“光顾”,随处散落着已破碎的青瓷明器。仅墓室西北角落约一平米的地方尚保存完整,未被扰乱过。闫璘暗叫一声“糟糕”,他已无法说服自己对其抱有过多希望了。

不过,从仅存的墓砖、墓葬形制等点滴线索推测,这应该是一座唐代墓葬,时代特征非常明显。闫璘介绍,唐代扬州留下了“人生只合扬州死,禅智山光好墓田”的诗句,但保存下来的唐代墓葬并不多,即使有,也是“十墓九空”,唐代初期墓葬更是凤毛麟角。所以,这座已经被扰乱得如此严重的唐代墓葬,仍被作为当时考古发掘的重点。

清理是从被扰乱的区域开始的。“发现了一个已经残破的武士俑佣头,佣头高达10厘米,初步推算,佣的整体高度大约在60厘米左右。”

在等级制度严格的唐代,对随葬品的规格有严格限制,这座砖室墓主人的身份显然不会太低。

接下来,重点中的重点,便是那仅余的一平方米。虽然并不抱有希望,但看着眼前这仅剩的一块未被扰乱的空间,考古队员们丝毫不敢马虎。7月的扬州,酷暑与暴雨相继肆虐,队员们为了考古工作的顺利进行,索性将工作帐篷搭在了墓室边,日夜守护这一平方米。

唐代全套十二生肖首次现身

潮湿的天气让清理工作变得十分困难,考古队员们用竹签、毛刷轻轻地往下清理。“有!”清理完表层土之后,一颗颗动物形象的头竟渐渐从地底显现出来,猪、羊、猴、兔、马、鸡……突如其来的惊喜,一下子为队员们注入了无穷的动力。由于埋藏在地底的排列十分密集,考古队员们开始更加谨慎小心地向下清理,生怕遗漏。耗时一个多月,考古队员们在这仅剩的一平米,竟发掘出了保存完整的、全套的十二生肖青瓷兽首人身!也是扬州首次发现保存如此完整的全套的十二生肖

这些青瓷材质的兽首人身以十二生肖为首、人形为身,瓷质细腻,整体线条明快流畅,十二生肖各个神态威严,兽首人身,身穿宽边交领长袍,宽袖下垂,腰系宽带,双手执笏,拱礼于腹前,盘坐于长方形踏板之上。“青瓷是特定年代的产物,时代特征非常明显,一般在隋至唐早期出现,此后出现的兽首人身大多以陶制为主。并且,其盘坐的方式也具有唐代早期的风格。”闫璘难掩激动,这套十二生肖兽首人身,在全国范围内都十分罕见。

不知是该说这块土地被“眷顾”,还是该说考古队员被“眷顾”,又或者,是这精美的十二生肖本就有重见天日的宿命。

除了全套的十二生肖,在这仅存的一平米内,还发掘出了80多件武士俑、人首鸟身俑等随葬品,品类齐全、组合完备。“隋唐墓葬明器中的俑和动物、建筑、器具等模型,可以按照性质分为神煞和象生两大类。神煞类用于镇墓厌胜,包括俗称的镇墓兽、镇墓武士俑、十二生肖俑、人首鸟身俑等;象生类用于模拟或象征墓主生前世界中的侍卫、仪仗队、乐舞伎、侍婢、畜禽、屋室、用具等。这些明器在一座墓中种类的变化,数量的多少,体量的大小,质量的优劣,取决于墓主人的身份等级、礼仪规制、葬时际遇、经济实力、区域风俗等因素。”闫璘介绍,这座砖室墓虽被盗扰,但残存遗物种类较齐全,表明埋葬时随葬器物组合完备,显示出墓主人是有一定政治地位的中级官吏。

猪首人身首次展出贺岁

扬州农历猪年即将到来,在扬州博物馆举办的猪年生肖展中,十二生肖中的猪首人身佣作为代表之一“出征”贺岁,首次亮相于公众面前,也揭开了这十二生肖的神秘面纱。它立于展厅最中心的展柜,不怒不言,其威严之势就已足够震慑人心。

十二生肖在南方地区是比较常见的随葬器,但是,唐代墓葬中的十二生肖俑的组合往往并不完整,有学者认为,缺失的生肖可能代表了对墓主人有特殊意义的方位或者时辰。所以,扬州出土的这套完整的十二生肖兽首人身,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十二生肖就是一个轮回,将十二生肖全部陪葬到齐,应该寄托着古人对于长生不老和生命轮回的美好愿望。”扬州博物馆馆长束家平说道。

一平米“福地”的秘密重见天日,十二生肖在地底盘坐千余年后,再次展示于世间,焕发光彩,供人鉴赏。这座唐代砖室墓墓主人的具体身份和生平,我们已经无从知晓。但唐人勾画的美好生活期望,深藏的丰富文化内涵,则通过这些精美绝伦的青瓷,完整地展示在我们面前。记者林倩雯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