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考古记】千年前扬州贵妇的“豪车”有多壕?

2019年08月 22日 10:00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唐·白釉褐彩轿车


如今,汽车有各种各样的品牌,内饰、外饰也都成了个性化创作的载体,大胆“秀”出来。古时没有现代化的轿车,一般“秀”的都是马车、牛车、骡车……千万别小看了这些“牲口车”,在当时,它们可是财富的象征、身份的彰显,车的内饰外形都有所区别,行车礼仪也自成一派。

在扬州博物馆,现存有一件古代“豪车”,人物、动物形象栩栩如生,生动刻画了晚唐贵妇出行的场景,实在有趣。

穿越

骏马疾驰追妻行

“备车,回娘家!”王夫人拂袖转身,给老爷留下个后脑勺,便不再说话。门口立着的侍从瞪大眼睛看看老爷,一时没了主意。

王家老爷努努嘴,示意他先下去,转头对王夫人说:“夫人,有话好好说。回娘家,不就把事情闹复杂了吗。我错了,错了还不行吗?”

王夫人转头瞥了他一眼:“哪错了?”

这一问,可把王老爷给问住了:“这……这……”

王夫人哼了一声,大步迈出门去。牛车已经备好,王夫人在仆人的搀扶下上了车。王老爷跟在后面追出来:“谁让你们这么快就把车备好了?平时怎么没见你们这么勤快。”

“我让的!出发!”这一声吼,把拉车的老牛都给吓了一哆嗦。

牛车缓慢出发了,王夫人坐在车内,仍是愤愤不平。“前日里将我亲手缝制的香囊丢了不说,昨日,我新买的发簪想让他看一眼,头也不抬地敷衍我,今日却又说我为老夫人备的寿礼老套了,实在是过分的很。”王夫人越想越气,督促驭牛的仆人走快些。

一名持剑的侍官骑马追了上来:“夫人,老爷说路途遥远,恐有歹人作祟,特命在下来护送夫人。”

王夫人听了也不答话,心想:“是!巴不得我回去呢!”

不一会,又一名侍从追上来:“夫人,李府的人刚才把老爷的香囊送了回来,说是那日老爷在李府饮酒之时,不慎遗失在花园了。”

王夫人冷冷地回了声:“嗯。”

“报——夫人,老夫人到处找您呢!老爷刚将寿礼提前送过去了,老夫人特别喜欢,一定要找您呢!”又一名侍从骑马追到车旁。

王夫人平日里特别尊敬老夫人,把她当亲娘一般看待。这会老夫人找不见她,怕是要着急了。“转告老夫人,儿媳外出为老夫人诵经念佛,要过些时日再回去。”

这侍从刚走没多久,马嘶声再次在车外响起:“夫人!”

“又怎么了?”

“少爷刚被学里送回来,似是踢球伤了脚,这会正躺在床上唤您,想吃您亲手煮的莲子羹呢!”

“伤了?严重吗?”

“严重,碰一下都直喊疼。”

“掉头掉头,快回去!”王夫人心急如焚,赶紧掉转车头,一路上,满脑子都在想着孩子的伤情。牛车太慢,王夫人心都要急得跳出来。

终于到家了,她忙不迭地从牛车上下来。

“娘亲。”王夫人刚入大门,儿子就从门后跳出来,一把抱住了母亲。

王夫人吓了一跳:“你这死孩子,脚怎么样了?”

小少爷往后一跳:“好着呢!”

这时,王家老爷也从一旁走了过来,笑嘻嘻地对夫人说:“这不是没办法了吗?咱爷俩就想了这一出。”

眼看着夫人又要发作,老爷从身后拿出一根碧玉的簪子:“夫人,你买的簪子好看的很!新买的一支,算是赔罪。”

小少爷拿起簪子,帮母亲插上,连声夸赞。王老爷也在旁边应和着:“人美,配什么簪子都好看。”

王夫人看看这爷俩,“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惊喜

90元收回一级文物

1992年,天宁寺文物交易市场火热得很。听说扬州博物馆正在收集文物,大家都忙着把手里的宝贝拿过来给专家们看一看。

这天,轮到扬州博物馆考古部的李则斌和池军“坐镇”,陆续有人拿着家传的或拾捡的物件过来。不过,并没有太多让他们提得起兴趣的东西。

没多久,三个农民兄弟走到二人面前:“你们是收文物的吗?我们有个东西要卖。”说着,拿出包裹中的一个物件。

李则斌一看,顿时两眼放光。这是一件白釉褐彩的牛车,胎质洁白细致,釉色润泽,褐釉点彩工艺在器物的花卉、人物面部、牛角等醒目部位进行装饰,制瓷工艺十分高超。

“多少钱?”李则斌问。

三人眼见着博物馆的人感兴趣,稍微商量了一下:“100元!”

池军和李则斌听了,便向他们科普起文物保护知识来。“地下文物都归国家所有。这样吧,给你们90块,不是作为买,而是作为奖励。行吗?”

三人听了,觉得比预想价格低了一些,但也没太离谱,试探性地问:“90少了点,我们坐车来的,坐车还要花钱呢!”

池军一听,也明白了:“再给你们补贴3块钱车费,怎么样?”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成交!”

后来,李则斌到三位农民描述的地点又去看过一趟。念四桥薛庄的这座唐墓,墓葬为土坑墓,棺木已不存。扬州博物馆征集到墓中文物4件,除了这件牛车,还有一件青瓷小执壶、一件青瓷双耳罐、一件青釉葫芦瓶。李则斌认为,双耳罐为唐末宜兴窑产品;小执壶虽然为冥器,但与同时代长沙窑青瓷执壶的形制相同;牛车较少见,上世纪50年代在河南三门峡黄河水库曾出土过一件唐代同类器,扬州这件牛车塑造人物众多,装束富有特色,应是北方青瓷系产品。唐朝扬州作为当时全国最大的商业城市、南北交通的枢纽和外销港口,全国各地的瓷窑和瓷器产品都在这里汇集。

就这样,这件唐·白釉褐彩轿车成功入驻扬州博物馆,后来被定级为一级文物。迄今为止,该类型的文物在扬州也仅此一件。

技艺

反映唐代制瓷超高水准

这件唐代白釉褐彩轿车是以牛车为主体的白瓷雕塑,高11.5厘米、底座长9.1厘米、宽8厘米。牛驾二轮舆车,方舆箱,束腰弧顶高篷,篷顶贴饰宝相花,束带。车内端坐一高髻簪花的贵妇;前方左侧站立手扶牛角的驭者;右侧为一骑马佩箭箙的侍官;车后有两扶辕侍从;轮侧各有一只小犬。舆箱上刻斜线、竖线作装饰,牛首饰璎珞。胎洁白细腻,满施青白釉,釉面有结釉、冰裂,座下露胎。这件作品造型复杂,做工精致,堆塑的人物、动物造型准确生动,十分可爱,反映出唐代制瓷的高超水准,刻画了贵族妇人出行的场景。

唐代在《舆服志》中记载,四品以上的命官和受到朝廷封赏的命妇才能乘坐相应地位的牛车。这件唐代白釉褐彩轿车顶篷比较高,车轮非常大,牛头装饰精美,在牛车中属于规格较高的。在当时,应该是一架设计时尚的新式高档“豪车”。

“更为准确一点说,这件牛车的年代是晚唐五代,车上的小花瓣和寻阳公主棺上银饰片的花纹相似。”扬州博物馆馆长束家平介绍,唐朝,瓷器生产有“南青北白”一说,白釉瓷较多,但带褐彩的不多。

历史

牛车曾经的“高光时刻”

牛车又称“犊车”。据三国时期蜀国史学家谯周的《古史学》记载:“黄帝作车,引重致远。其后少吴驾牛,禹时奚仲驾马。”少吴是黄帝之子,说明黄帝时就以牛驾车。其实,先秦及秦汉时期,牛车主要还是用来拉柴运物的工具。《周易·系辞下》中说“服牛乘马,引重致远,以利天下”,王侯将相还是以乘坐马车为主。所以,先秦时期发现的不少贵族墓葬中,有许多马匹、马车随葬。当时所称万乘之国、千乘之国的“乘”,也就是四马拉的战车。《汉书·外戚传》记载汉宣帝的外祖母和舅舅入宫,坐的是黄牛车,引百姓嘲笑,称其外祖母为“黄牛妪”,这也说明鲜衣怒马才是当时贵族的标配,牛车还是上不得台面的。

古时路况不好,多为土路,难免坑洼不平,牛车行走速度缓慢安稳,颠簸的程度较马车小,扬起的尘土也少得多。再者,牛车车厢较大,既有车篷,又加围挡,人在里面可以自由坐卧,逐渐受到大家的青睐,牛车也成了“土豪”们的标配。到了春秋时期,“老子骑青牛出函谷关”“孔子坐牛车周游列国”的故事,想必早已家喻户晓。东汉末年以后,高级牛车开始出现。

魏晋南北朝时期,乘坐牛车出行蔚成风气,逐渐成为官员、贵族乃至皇帝的主要代步工具。当时的车舆制度中,还规定了乘坐牛车的贵族等级和使用范围,各种高级牛车急速发展起来,以致行驶速度较快的汉代马车完全绝迹。甚至满朝上下,士大夫们皆“无乘马者”。谁要骑马或乘马车,还会遭人弹劾。

玩高端牛车的风气,一直延续到隋唐五代。隋唐马上得天下,崇尚壮美的好马,牛车的地位、等级不断下降。唐代,朝士都不再乘牛车,牛车一般多为女人所乘用。宋代开始,牛车就不再入车舆礼制中了,马车的使用更加广泛。记者林倩雯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