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扬州汉代贵族吃火锅,不要太风雅哦

2019年12月 06日 09:15 | 来源: 扬州发布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历时近两年,考古队发掘了仪征联营墓葬群数十座墓葬,但是主墓仍然未知。在上期节目中,原本被寄予厚望的M88、M86墓葬接连被证实并非主墓,期望与失望交替在考古队员心中。不过,考古队在M86墓葬中,发现了墓葬群少见的陪葬坑,实属意外之喜。M86墓葬的规格之高,不言而喻。在对该墓葬的发掘进入尾声后,考古队又在其南侧发现了一座更大型的墓葬,这里会是主墓吗?

11月16日播放的《仪征联营墓葬群发掘纪实》节目中,考古队员并未急于开启南侧新发现的更大型墓葬,而是将目光聚焦于M86西侧的M77墓葬。M77从前期勘测来看,规格较小,所以,开启这一墓葬的初衷,仅为对主墓方位进行进一步的佐证。没想到,这座小型墓葬中的出土物,令考古队员们连连称奇!

封存严密的水棺

随葬品保存完好度罕见

M77墓葬开启后,即可见椁板,最吸引人的就是椁板上的二龙穿璧图案,十分传神。棺椁封存非常严密,考古队员通过多种工具才费力地将盖板揭开。

一汪水呈现在大家眼前。水中漂浮着栗、粟、枣等果实。

这些果实虽然已经炭化,但都颗粒饱满,形状一目了然,易于辨认。在《说文解字》《诗经》《论语》中有记载,汉乃至先秦时期我国常见食物除了粟、菽(shu一声)、麦、稻等历史悠久的农作物外,粟也是常见的一种。

M77为一棺一厢墓,规模较小。水棺,意味着棺内物品会保存较好,考古队员急于看到水中的随葬物品,但在抽水之前,要先行打捞漂浮于积水表面的植物果实。

随着水位下降,大量精美的漆笥盒浮现出来,色彩光亮如新,一如它们曾经的模样。考古队员在漆笥中,发现了大量的植物果实。

笥,是竹编的方形容器,漆笥即在笥外面又加涂了一层漆,一则使其坚固,二则更加美观。M77墓中发现的漆笥,因为墓葬密封完好,所以十分精美。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李则斌介绍说,这些应是汉早期到中期演变时期的笥。早期的笥是用珠子编成的,而且表面没有纹饰;演变之后,开始在笥盖顶部绘制花纹,将字写在旁边。出土的数件漆笥,其盖顶均由白色与黑色粉彩绘制的云气纹装饰。

考古队员有条不紊地进行边厢的清理工作,大量保存完好的随葬品逐渐显露。在毛刷的细致扫刷下,一件件色彩鲜艳、纹饰独特的漆器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惊叹。连已经参与过一千余座汉墓发掘的李则斌也感叹:“这些都是好东西啊,几十年都不能碰到一个。”

开棺伊始就有收获,无疑使大家对于接下来的发掘更加期待。

2000年前的树叶

脉络清晰,泛着丝丝绿光

随着大量漆笥的出土,漆笥内盛放的物品种类也丰富起来。除了大量的植物果实,考古队员还在一只十分沉重的漆笥内发现了陶饼金。举世瞩目的海昏侯墓葬中,大量随葬的金饼震惊世人;在M77中发现的这些陶饼金,便是用陶制成的金饼的替代品。

这些陶金饼外形和月饼相似,一片片整齐地码放在漆笥内。李则斌介绍,古人将陶做成饼状,外饰金色,使其看起来如同金饼,随死者下葬,作用类似以前的纸钱。

2000年前的叶子

此时,一个封存完好的漆笥引起了考古队员的注意。打开之后,赫然发现里面装着一片完整的叶子,脉络十分清晰!经辨认,考古队员认为这是一片荷叶。叶子在积水的掩映下,泛着丝丝绿光,这是穿越了两千多年的色彩与生命。但是很可惜,开盖之后,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炭化。荧荧的绿色眼见着就要消失,考古队员迅速盖好盖子,将其移出墓坑。

考古队员还在另一只漆笥中发现了另一片叶子,但是很显然,这片叶子不是荷叶,也不是我们现在常见的植物种类。这到底是什么植物?李则斌推测,应该是药材或者香料,但是具体是什么,他也一时拿不准。随后,他将这片叶子的照片发给植物专家辨认。很快,令人惊喜的消息传来,这是一片槲栎——古人曾用它包粽子,或者制作裹饼,日本人称之为柏叶饼,一直到现在都还在吃这种食物。李则斌介绍说,其实日本很多的习俗,有的是唐代,有的是汉代传过去,一直延续至今。

对于考古队员来说,能够在墓葬中发现2000多年前的形态完整、脉络清晰的树叶,这简直是一个莫大的鼓舞。

耳杯小染炉

古人吃火锅不要太风雅哦

边厢底部堆叠着数件陶器。它们与淤泥混杂在一起,需要慢慢地仔细清理提取。这时,几只与淤泥混杂在一起、完全看不出颜色的器物被考古队员取出。

香炉顶有小鸟饰物

这件器物造型奇特、盖形巧妙,用水粗略冲洗后,一个形似香炉的器具显现出来。香炉盖造型别致,镂空雕刻,且有一只小鸟立于其上,似可以转动。

香炉,一般不会出现在平民墓中。这是一个三件套的组合,每个组合之间可以套住并用插销固定,成为一体。打开后,香炉中有大量的稻和粟。经仔细辨认,在其中发现了香料——那些一根根短小的圆柱状物体,应该就是香料。

在香炉之后取出的物品,又给了考古队员更大的惊喜。这件物品在此前的发掘中并未见过,似是一个温酒的器具,其底部隔断似是可以放炭,上面摆放着一只耳杯。

染炉

这是一只染炉。为何不是温酒的器具?李则斌介绍说,如果温酒,耳杯烧烫了不易拿取,所以这是一件染炉,一般放酱料在其中加热。古人食肉时,可将肉一片片切好了,蘸着炉内的酱料吃。在下端部件的一段,还有一个近圆柱状的空隙。考古队员推测,这里曾经塞着一个木柄,以便于拿取。

除了妆容服饰,饮食方式也是一个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表现之一。它的形成经历了漫长的过程,这个过程包含了传承、创造、扬弃,并由此逐步迈向更新的高度。历史的长河中,就这样沉淀下许多古老的事物。染炉体现了汉代前后贵族饮食生活的一个侧面,此次发掘,便是通过几代学者的探索之后找到完美解释的一个例子。

刻文字木牍

是否透露墓主身份信息?

木牍

清理过程中,考古队员发现了一片木牍,上有文字,引起了众人的兴趣。对于古代墓葬的发掘,识别墓主人身份是考古队员重要的工作之一,这主要依据墓碑、墓中印章以及随葬生活用品上的铭文来推断。之前面世的诸多墓葬,墓主人身份就是由出土木牍和随葬金饼以及墓主私章得以证实。

发掘中发现的木牍,大家都很期待,是否会记录墓主人的生平或相关遗嘱?经过清理,木牍上的文字逐渐显现出来,上写有“门外社”等字样。门外社?是临近村庄的人前来吊唁留下的记录吗?原来,古人信奉鬼神,墓主下葬时候,经过一些土地庙或者小庙门前时,会留下木牍,与撒纸钱的行为相似。木牍上所写文字,乃是敬告各位神仙,过路钱已奉送云云。因此,墓主人身份依然未知。

M77发掘至此,考古队员发现,这个墓葬出土的器物比其他墓葬规格都稍小一些,并且带有女性色彩。这是否能够说明,墓主人是个女性呢?李则斌决定,带队开启内棺寻找答案。

激动人心的时刻来临,考古队员开始清理内棺表面。突然,他们发现棺盖表面竟有彩绘云气纹样。在江苏境内,此前还没有发现过西汉时期的彩绘漆棺,如果这座棺木表面的彩绘能够得以确认,这将是一个重大发现。

李则斌教授当即决定,对内棺整棺提取以作保护,转移到实验室考古。

完整七子奁盒

相当少见,寓意子嗣兴旺

战国秦汉时期漆器发展迅速。至西汉,由于贵族对妆容的需求不断提升,梳妆相关物品开始增多,漆奁成为漆器中的重要物品。在这片墓葬群中,已经出土过了大量的漆奁盒,但是成组的极少。在M77墓葬中发现了大小不一的众多奁盒,盒中所装物品也各不相同。它们是不是一组组合物品,同样令考古队员感到好奇。

七子奁

考古队员清点完大小奁盒后,发现M77出土的竟是一组完整的七子奁盒。此前,在M59、M76中均发现了零散的奁盒,但不及此墓。

子奁的多少,也代表着身份。多子奁的设计装饰及内装物,均折射出汉代人对人丁兴旺子嗣昌荣的渴望。当时,由于长期战乱,汉初人口稀少,统治阶层急需提升人口以增强国力,子嗣兴旺是当时非常主流的观念。所以在日常生活用品中,人们也将这些美好的期望赋予其上,以求吉祥。

考古队员清理完所有的奁盒后,将它们摆放在一个圆形大漆盒中。所有人都发出惊叹,七个小奁盒与大漆盒的形状完美贴合,这就是一组保存完整的七子奁盒!

至此,M77墓葬边厢清理工作全部结束。M77的发掘成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个本来要佐证主墓信息的参考性墓葬,却像是一匹“黑马”,给考古队带来了诸多惊喜。

M77墓主人究竟是谁?

暂未开启的内棺是否会有答案?

考古队苦苦找寻的墓葬群主墓又在哪里?

未来,仪征联营墓葬群还有更多的可能在等待着考古队的发现。

扬州发布记者 林倩雯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